返回国开首页

标题
  • 作者
  • 正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深度观察
反思在线教育:症结何在?
乔恩, 巴格利, 肖俊洪 (发布日期:2017-9-5) 浏览次数:3602

自从20世纪70年代世界各地出现基于媒体的教育的全国性办学网络以来,现代远程教育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对远程教育领域进行研究的学术文章数以万计地刊登在期刊杂志上,但是美国顶尖大学高层管理者和他们所代表的大学公然漠视有五十年历史的现代远程教育理论和实践,颇具影响力的权威人士公开全盘否认远程教育领域的研究和发展成果,把在线教育这个分支领域当作一种新生事物,而忽视了远程教育的概念。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大学远程教育荣休教授乔恩·巴格利博士表达了与上述权威人士不同的观点,他在近期发表的文章中,梳理了他在《远程教育》杂志发表的反思性评论的主要观点,续写了他在2008年发表的题为《远程教育症结何在》的文章,试图借此为“在线教育”把脉,指出在线教育之症结,重申不管是校园式教育还是真正意义的远程教育环境中,优质教育的决定因素都是相同的,即师生交互、评价和反馈等。

1.在线学习

大规模公开在线学习早就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就已经出现,加拿大在2007年之后出现有关网页的教育和社会功能的课程,并最早使用慕课(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这个名称,课程基础设施供应商很快便开始利用这个名称,还借此声称慕课是新生事物。不过,慕课诞生后,学生流失率一直居高不下,哈佛大学一度推出小规模非公开在线课程(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来取代慕课,但是有分析认为,学生对慕课的消极态度依然如故。根据柏森调查研究小组的有良好重测信度的数据,由于对慕课的可持续性缺乏信心,参与调查的美国高等院校学术事务主管领导对慕课的支持率从20122014年呈现下降趋势。自从2014年的柏森报告以来,“慕课”作为一个类别已经完全被淘汰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开放教育资源的重视,因为在线教育的“开放性”现在被视为有更大的教育意义。

2远程教育发展

托姆在其突变理论中阐述,对变化进行预测的数学基础可能是骤变而非持续一段时间的渐变的方式。熊彼得的“创造性破坏之风暴”(gales of creative destruction)认为社会变化大约每18-20年发生一次,呈现周期性模式。西方学校所采用的基于媒体的教育在过去一百年不断经历骤变,从20世纪20年代发明教学机器到20世纪4050年代出现程序化学习(program med learning)方法,而20世纪6070年代则采用教育电视。20世纪90年代第一代在线教育取代了教育电视,在2012年左右(通常被称为“慕课元年”)的“创造性破坏之风暴”中反过来又被新一代在线教育所取代。但是,最近这一场“风暴”所展示出来的创造性水平却值得质疑。这是因为远程教育基本上又回到20世纪60年代探索期的低效层次。很多早期慕课重新启用教育视频这种方法,但是由于课程设计者不称职,现在的在线教育视频制作一般只是使用简单技术,未能运用先前教育电视研究和评价研究的成果充分发挥这种媒体的潜能。

远程教育研究和发展的基本原则(即师生交互、评价和反馈等)一直以来均得到恪守,但是却在当今数字时代被抛弃了。在线教育研究者越来越忽视一个重要问题,他们现在正在研究的那些问题,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的教育电视研究者已经进行过深入研究了。当今在线教育研究文献存在的问题主要归咎于以下原因:一者,出版(发表)标准的不统一,期刊编辑和同行审稿人没有鉴别稿件是否引用已有文献中的相关理论和研究发现;二者,目前在线教育领域大量文章以在线博客的方式发表,这种方式无需熟知本领域理论和研究的编辑和审稿人的审核,外行作者无需经过任何独立审阅便能够发表他们的意见和想法。

3当下问题

目前在线教育可能存在的最严重的问题,是未能处理好远程教育的一个根本问题,即虽然面对距离、学生规模庞大和使用缺乏人情味的通信系统等这些挑战,仍不能放弃师生交互。过去十年,虽然移动工具的使用越来越便捷,但是,如何通过这些新媒体提供高效评价和反馈仍然是今天在线教育开发者所面临的挑战。最新一代在线教育似乎已经放弃应对这个挑战,宣称面向规模庞大的学生施教现在是常态了,因此不得不牺牲师生交互。但是人们忽视了一点,能够维护,甚至是进一步发挥教师作用的技术应用于自动通信领域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这些工具也经历周期性重塑的循环在线技术一点都不会妨碍师生交互,实际上还能提高这种交互的效果,使其优于课堂师生交互。教育研究者应该首先试验这些技术方法,而不是妄下结论,认为教师不再扮演教育角色了。

传统教学原则(比如师生交互和教师对学生的评价)过去五年在西方学校受到忽视,教育领域的意见领袖公开否认业已证明行之有效的原则,并由此导致新一代在线教育工作者认为有理由撇开这些原则提出新教学方法(主要是慕课),结果学生得到的是糟糕的、令人不满意的学习体验。越来越多评价研究的证据表明慕课没有受到师生的欢迎,因此我们必须谨慎对待慕课的宣传。根据熊彼得的二十年循环预言,慕课无法逃脱早先远程教育的发展命运,最终将在21世纪20年代会被淘汰出局,可以预期对慕课破坏作用进行评估的这一天会到来,因此奉劝在线教育课程开发者尽快摒弃慕课这个名称。大规模课程有悠久历史,我们应该重新重视那些经过时间证明的好传统(比如中国远程教育传统)。我们决不允许由来已久的学术声誉因商业性宣传而黯然失色。另一方面,国际在线教育开发者、研究者、编辑、审稿人和行政管理者对否定前人研究之行径漠然置之,导致学生没有享受到良好服务。在今后十年,开发大规模在线课程不能不吸收已有研究成果,不能不采用能使在线教育比面授教学还要好的技术。

介绍文献:乔恩, 巴格利, 肖俊洪. 在线教育症结何在?[J].中国远程教育, 2017 (4): 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