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国开首页

标题
  • 作者
  • 正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专题报道
国家开放大学社会教育与职业培训部部长马若龙:打造非学历教育生态圈
刘增辉 (发布日期:2017-8-28) 浏览次数:3613

   2016年7月20日,一条新闻引起社会公众广泛关注:国家开放大学与麦当劳(中国)签署合作协议,国开将为2200多家麦当劳的120000多名职工提供非学历和学历一体化设计的教育服务。

   这是国家开放大学大力开展非学历教育,探索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为特色的“互联网+”职工继续教育模式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深入落实教育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发起的“求学圆梦行动计划”的一个具体案例。国家开放大学社会教育与职业培训部部长马若龙对本刊记者表示,经过五年探索,国开的非学历教育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他希望将非学历教育打造成为国家开放大学战略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  

   国开要为国家守住制度底线

   国开为什么要发展非学历教育,而且要大力发展,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马若龙就此表示,在经济社会的大变局中,教育及开放教育的功能已发生改变,价值重估时代已经到来。在这样的形势下,教育及开放教育需要重新定位,调整发展方向。

   他说,我国早期的远程教育、开放教育,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立足特定的政策,从而有了今天的发展。随着政府简政放权,以及“互联网+教育”风生水起、在线教育投资热潮出现,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国家开放大学非学历教育“路在何方”成为其首要考量的问题

   马若龙认为,当前的开放教育已经进入新常态。所谓新常态,就是要把传统经济体制下通过权力配置教育资源导致的各种错位恢复正常。对国开而言,突出表现在办学实体与管理机构的错位、国家公益事业与机构牟利的错位、国家统一质量规范与调动地方办学活力的错位、开放教育独特类别与普通高校倾向的错位

   他说,这些错位很大程度上导致电大在转型发展中遇到的包括质量在内的种种问题。把它们扭转过来,回到国家给予开放大学的定位——全民终身学习上来,需要重构一套完整的、全新的、保证弱势群体有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办学体系或制度,从而为国家的高等教育托底,为国家守住高等教育公平的制度底线。

“因此,国家开放大学需要补足短板,大力发展非学历教育,要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并重。非学历教育不是学历教育的补充,而是学历教育的入口。从某种意义上讲,发展非学历教育是国家开放大学的战略性投入。”马若龙说。

   如今的“互联网+教育”市场正面临着资本浪潮与市场的冲击,已是“群狼环伺”。开放大学的优势在哪里,非学历教育“路在何方”成为国家开放大学首要思考的问题。马若龙认为,广播电视大学已经形成的分工合作、运作有序、覆盖全国城乡的办学体系,既是独有的特色,更是难得的优势和宝贵财富,为所有竞争对手所艳羡。“真正的竞争对手在外部,我们应该进一步凝聚发展共识、明确发展思路、充分发挥系统优势,合力出击,以‘互联网+教育’打造出一个全新生态链条,打造与市场相匹配的核心竞争力,实现非学历教育发展弯道超车。”

   非学历教育探索成效初现

   2014年7月,国开正式成立社会教育与职业培训部,主要职责是研究、统筹、协调和指导学校各类非学历教育发展的工作,大力推进发展非学历教育。基本思路是把非学历教育打造成学历教育的重要入口,与普高“错位发展”的重要内容,体系建设的重要抓手。

   社会教育与职业培训部成立以来,深刻剖析新常态下的非学历教育业务发展需求,顺应“互联网+教育”发展趋势,全面推进非学历教育发展。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形成工作合力。出台《国家开放大学关于大力推进非学历教育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发展思路,理顺体制机制,创新发展模式,设计激励机制,指导国开非学历教育转型发展。面向总部非学历教育业务部门,整合相关人员项目,共享信息资源,集中解决问题,建立分工有序、协作配合的工作机制。面向全国办学体系召开了非学历教育工作会,总部充分发挥优势,与国家部委、行业企业、教育机构等广泛开展各种社会教育和职业技能教育的合作。面向全国办学体系推广,促进项目和资源的共建共享,实现补“短板”、新“增量”,促进系统合作联动。

   二是积极开拓创新,探索新型业务。研判非学历教育发展趋势,探索构建非学历教育新型业务模式。第一,明确非学历教育新型业务模式的定位。面向部委行业,统筹政策项目,做深、做细国家部委行业的继续教育,也就是垂直领域的细分市场。面向国开办学组织体系,整合优质资源,协同推进非学历教育发展。面向社会,积极向市场开放,引入外部力量,更好地推进政策项目的落地实施。第二,明确非学历教育新型业务模式的内涵。充分发挥国开办学组织体系、教育信息化、学分银行等优势,重点为国家部委行业提供一体化的继续教育整体解决方案,积极探索基于“六网融通”,线上线下相结合,非学历、学历教育一体化设计,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相衔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教育公益属性与市场化机制相结合的新型业务模式。第三,建立统一的线上平台。提供集“平台、项目、内容、渠道、服务”五位一体的全链条整体解决方案,打造一体化、一站式、可扩展的非学历教育综合服务平台体系,并通过国开学分银行,与学历教育对接,协同发展。第四,开展多方合作,整合社会优质项目资源。与百度、阿里云等相关行业企业开展合作洽谈,开展项目合作,逐步形成“技术开放、项目开放、内容开放、服务开放”的全新合作共建机制。第五,探索依托办学组织体系的非学历教育协同工作机制,建设新型的非学历教育业务体系。在北京、沈阳、宁波、湖北、武汉、广东、广州等2省10市试点,部署统一线上学习平台,建设线下学习体验中心,通过平台、项目实现业务引流,通过覆盖全国城乡的服务、渠道和线下体验中心实现业务生态链条,实现新型业务模式的标准化部署和运营,适应非学历教育发展的新的工作机制、运行机制和利益机制基本形成。

   三是成效初步显现,奠定发展基石。近几年,非学历教育工作取得长足进展,取得实际工作成效,突出表现为承担了九个重点项目,分别是“求学圆梦行动计划”、国家教师专业发展公共服务平台、国家级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基地、国家级农村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示范县展示与交流平台、教育部精准扶贫困难学生信息跟踪系统、教育部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审批与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国家老年教育支撑养老公共服务平台、国家社区教育研究培训综合信息服务平台和“精彩人生女性终身学习计划”。这些项目公益为本,但也在走出新型的市场化路径,其中,个别项目如国家教师培训、专技人员继续教育已开始产生实实在在的经济收益。

   在此基础上,与国家部委、行业企业的项目储备工作也在进行,国务院扶贫办、商务部、国家旅游总局、普华永道、中国纪检监察学院等已经与国开达成了面向特定群体共同开展继续教育的合作意向。国开还在探讨与大型连锁企业如麦当劳、富士康、沃尔玛等,大型国企央企如中国石油、中国中车的合作办学模式,其中,与麦当劳的合作已经全面展开。

   马若龙表示,国开的非学历教育虽然有进展、有起色,但总体上说,仍处于补“历史欠账”的阶段,离国开的定位、目标仍有很远的距离,仍需付出更艰辛的努力。“当前,我们正按照学校的要求,与国家部委、行业企业、教育机构等广泛开展各种社会教育和职业技能项目合作,通过业务模式再造、组织体系再造、服务流程再造、增值模式再造,建立从平台、项目、渠道到学习体验中心的生态链条,通过共商、共建、共管、共享、共赢的全新机制,打造一个非学历教育的生态圈。”

    《在线学习》2017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