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国开首页

标题
  • 作者
  • 正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专题报道
国家开放大学信息化部常务副部长蒋国珍:重塑教育“新生态”
刘增辉 (发布日期:2017-8-28) 浏览次数:8862

全面推进“互联网+大学”建设,打造国家开放大学在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教育信息化引领教育现代化方面的办学特色,是国家开放大学改革建设“十三五”规划的重要内容。日前,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国家开放大学信息化部常务副部长蒋国珍表示,国家开放大学信息化建设各项工作进展顺利,以云平台、云教室为基础的混合式学习环境已经搭建起来,为“互联网+大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学习环境建设是新型大学的基础性工程

图书馆、实验室、教室等是一所大学的基础建设,是任何一所大学开展教学和科研的前提。作为一所新型大学,开放大学不是不要校园,不要盖楼,但更重要的是搭建一个适应“互联网+”时代学习的学习环境。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学习环境?如何建设?目前建设进展怎么样呢?

蒋国珍说,建设什么样的学习环境,首先要找到问题的逻辑起点——学校的定位是什么?服务人群是谁?教学模式是怎样的?国家开放大学是一个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大学,学生主要是在职成人,他们遍布在大江南北、山林田野、工矿企业、公司商场中。“服务于这样的群体,决定了我们的教学模式是混合式教学,混合式教学模式对应的环境是混合式学习环境。所谓混合式学习环境,包括网上学习环境(云平台)、面授教学环境(课堂)和连接网上和课程之间的教室(云教室)。它与普通高校基于面授的学习环境有明显的区别。”

蒋国珍提出,混合式学习环境的建设为有质量的教学提供了条件。这是因为这个学习环境是在工业时代向互联网时代转型的时代背景下建设的。工业时代的教学环境是课堂,学校相当于一个企业,教室相当于一个车间。基于互联网环境下的教学需要的是“互联网+”环境下的教室,即云教室,和“互联网+”环境下的云平台。

混合式学习环境下是否能够有效教学?与过去30多年的实践相比,现在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从原来的广播、电视传播手段的建设发展到学习环境的建设。蒋国珍认为,这是思路的转变,同时也是理念的转变。从传播学角度看,不论是广播、电视,还是现在风靡的自媒体,都是宣传教育而不是学校教育。因为教学是学生与学生之间、教师和学生之间互动的过程,是一种社交和认知行为。广播、电视、自媒体等是单向的信息传递,不可能构成教学行为。以宣传教育代替学校教育,实际上走入了误区,也给教学质量带来了影响。

蒋国珍表示,国家开放大学之所以是新型大学,绝不是教学手段的改变,而是要搭建起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混合式学习环境,从而回归教学本质,提升教学质量。“这是我们区别于普通高校的一个基本点,是新型大学的一个特质。”

一站式、一体化的云平台建设成效初显

要搭建混合式学习环境,云平台是重中之重。而建设云平台是一项繁重的工作,因为以前的电大体系是分级办学、分级管理,从中央到省、地(市)都有自己的平台,每一级又有分属于不同部门各自独立的教务平台、学习平台、考试平台。电大学生的数据分散在全国几千个平台中,形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这给学生带来极大不便。曾有学生抱怨,在电大学习几年,印象最深的是牢记各平台的用户名和密码。“这与当时对信息化的认识有关,也与当时的技术条件有关。”蒋国珍说。

在此基础上,2012年,以“一站式、一体化、多终端、千万级用户访问”为目标,国开云平台建设开始起步。蒋国珍表示,当时,对于平台,他们有四点期望:希望解决把广播宣传教育理解为学校教育的问题,回归课堂,回归分班教学;希望解决分级办学、分级教学和分级管理状态下的数据孤岛和信息孤岛问题;希望通过云计算技术实现集中部署,为疏通教学、教务、考试、招生的业务流,重整学校的管理结构、管理流程提供基础;希望这个平台是一个体系,大家按照统一办学分级管理、错位发展和资源共享、成本分担和利益共享等原则,组成办学共同体,合力推动国家开放大学事业的发展。

经过五年努力,云平台现已初步建成,取得明显的成效,基本满足了教学和教学管理需要。实现了一站式登录,国家开放大学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学生、教师、管理者都通过一个入口——国家开放大学学习网进入到各自空间。将招生平台、学习平台、教务平台、在线考试平台集成在一起,为教师和学生提供方便,也极大节省了成本。

2017年春季学期学习平台的实时动态数据显示,平台单日访问流量峰值1.66TB,流量持续保持在1T以上的天数有一个多月,与上个学期相比,有数倍的增长,从发展趋势来看,下学期还会持续增长。这是国开广大师生对云平台的最直观评价和奖赏。

此外,云教室建设项目从2013年初开始启动。云教室建设以援疆援藏为切入点做起,逐步拓展到青海、甘肃、内蒙,再到中部地区的湖南、湖北、河北等地,从最初试验性建设到现在共建设了云教室300多间,覆盖22个分部。云教室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学校的教学、教研和管理。

重塑教育“新生态”仍在路上

蒋国珍表示,“互联网+超市”产生的是淘宝,“互联网+百货商场”产生了京东,“互联网+银行”产生了互联网金融&&我们的生活方式被改变。“但‘互联网+教育’对我们的改变,肯定不是‘互联网+电大’。我们在建设一所新型大学,期间碰到的最大障碍就是新城建设和旧城改造的矛盾。我们在旧城改造中耗费的精力太大了,所以必须加快新城建设。”

他说,教务信息化、招生信息化、考试信息化、教学过程信息化实际是将教育信息化落实到具体业务中,是各个业务的信息化。在他看来,“互联网+教育”带来的最大变化是强调“服务”,以服务学生为根本来重塑业务流程,建设“互联网+教育”新生态,这是他们想做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抓“融合”,以“三融合”(技术融合、数据融合和业务融合)促进“六网融通”。以服务为本,重构“互联网+教育”新生态的基础性工作就是这三个融合。怎么融合?首先是技术层面要统一技术路径,在技术层面实现融合。其次是数据融合,这是国开始终强调的。据悉,他们已经利用云计算、大数据解决了集中的问题,接下来要集成,把教务、招生、考试数据串起来。在解决了集中和很大程度的集成问题后,未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数据大融合,用数据大融合反过来促进“六网融通”,为“六网融通”提供保证。最后是业务融合。他们着重强调技术跟业务的互动。“业务融合应反过来推,是流程再造和机构改革,是打破招生、考试、学习等业务的边界。”

第三件事是移动学习。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得太快了,移动学习发展的速度真的超出想象。据悉,过去一年,国开湖南农民大学生项目证明,家里没有电脑、不会用电脑学习的人通过手机也能很好地学习。蒋国珍坚信,未来,结合国开APP,通过云平台做后台,移动学习这件事会做得更好。

第四件事是大数据。“大数据的潜力非常大”,首先,教育大数据为教学改革提供基础。大数据为揭示人类学习的秘密提供了基础,我们知道成人是怎么学的,我们的课程、我们的教学的改革才有基础。其次,大数据提高管理水平,通过学情分析、教情分析、校情分析,为管理决策提供服务。最后,可以实现基于数据的服务,为学生提供精准服务。

第五件事是VR和AI。尽管会投入较多,但如果不做,实验实训环节将永远是一个被诟病的地方。

“舞台已经搭好,关键是谁来唱戏、怎样唱戏。”蒋国珍强调,“互联网+教育”的环境建设为教学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的创新提供了基础条件,搭了一个舞台。这个舞台搭好了,后面的戏怎么唱,怎么把这个戏唱好,需要整个开放大学体系的管理人员、教师集体努力、集体攻关。

   《在线学习》2017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