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国开首页

标题
  • 作者
  • 正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总部新闻
国家开放大学校长杨志坚:共同的责任
国家开放大学校长 杨志坚 (发布日期:2017-4-12) 浏览次数:4189

各位同事,各位老师:

大家上午好!今天会议的主题是网络教学团队建设,这在国家开放大学改革建设的这几年里是第一次,这次会议是我们深化教学改革、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探索团队建设模式的第一次大规模会议。这次会议的准备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想酝酿和历史探索,在网络教学团队建设方面,逐步形成了一些思想和一些没有成型的模式,正在向我们期待的目标推进。所以我个人认为这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会议。

开放大学试点的这几年,我们取得了很多成绩,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国家开放大学的雏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和各省的电大系统,包括五所开放大学一起进行了反复研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取得了共识。去年正式印发了《国家开放大学关于推进办学组织体系建设的意见》,大家都愿意围绕共同的一些原则,参与国家开放大学建设。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家开放大学是我们共同的平台,共同的家,我们有共同的责任去提升她的声誉,形成品牌,让我们一起携手走向未来。

我们要声誉、要品牌、要未来,很重要的是要改革创新教育教学模式,通过提升我们的能力、实力、水平和质量来赢得声誉,来适应这个大学的性质、特点和价值目标。而衡量一个大学办学质量,判断一个大学是否有未来的关键点,就是教师队伍。在开放大学,就是我们基于网络构建的、能够推进教学和科研的、围绕人才培养质量一起协同工作的团队。按照这个思路,我今天围绕四个主题谈一些看法。

“办学共同体”

前面我讲过,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办学共同体的初步构建,去年我们形成了《国家开放大学关于推进办学组织体系建设的意见》和《关于加强国家开放大学总部教学部对教学工作统筹管理的意见》。根据这两个文件,在合肥召开了书记校长会,之后围绕一些问题我们又签订了共建国家开放大学分部合作协议书。尽管各种治理制度还没有完全解决,仍存在历史问题和现实挑战,但是在思想认识上已经取得了共识。

为什么叫办学共同体?这其实是一种更能体现改革发展、平等、合作、共赢精神的考量。国家开放大学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办学共同体。实际上,办学共同体的提出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是广播电视大学发展近四十年进程中面对挑战、针对各种矛盾问题的必然选择,这个进程没有办法回避。

进入新世纪,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教育、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现在高等教育已经到了要推进全民终身学习,建设学习型社会的新阶段,政府、社会对电大系统有了新的要求和期待,所以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明确提出要“办好开放大学”。这六个字怎么理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专家学者之间看法不一样,各级政府之间看法也不完全一样,电大系统内部也不太一样。但是不管怎样,往前推进,转型发展,已经是人心所向,各位书记、校长在一起谈论最多、表达最真挚、最明确的一个态度就是坚持系统办学。

教育部批准了国家开放大学和五所地方开放大学挂牌,其他39所怎么办?各种认识各种声音都有。从历史的角度看,我认为2013年是一个分界线,是感性认识到理性思考的分界线。我对于电大系统办学现状、力量、问题、挑战进行了方方面面的考量,我认为大家都希望完全独立,作为一种选择也是对的,但现在又没有足够的能力,也没有必备的各种条件支撑。而且完全独立办学存在三种可能性:死不了、活不好和面临更多挑战。除了业内的挑战,还有像阿里、百度、腾讯、华为、联想等,他们都在探索用什么样的力量进入在线教育。对未来,我感觉到有非常严峻的挑战,所以希望有一种战略的选择让我们能够有实力,有核心竞争力,在竞争日趋严峻的时候大家抱团往前趟,然后又能各得其所。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看看欧盟,看看美国的州立大学系统,再看看一些大公司联盟,就发现很有启示。欧盟28个国家如果一个一个跟中国、俄罗斯和美国去竞争,根本没有力量和话语权,但28个国家组成联盟,就成为世界舞台上一支重要的力量。欧盟有自己整体的经济和教育制度,但是各国仍然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欧盟与我们的当下,情景很像。我们再看美国的州立大学,如加州大学是个系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排在美国前5名,是美国加州大学系统的一个分校,但是它有独立权,有独特的模式,有核心竞争力。这也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基于以上思考,今天国家开放大学44个分部都愿意联手推进,围绕共同的业务在不同的区域承担自己的责任。所以我们正在探索一种欧盟模式,正在构建一个集约集团、多样多元主体、共建共管共享、开放性的联合办学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建设的基本原则就是自愿加入,允许退出。

共同体的运行,以及网络教学团队的建设,都牵涉到制度问题,这个共同体必须有规则。我们这个共同体实行“五个统一”:统一品牌、统一标准、统一平台、统一管理、统一评价。没有统一品牌,老百姓和社会对我们的认知会分裂;没有统一标准,不会有高品质的产品出现,我们也没办法自我评估;统一管理是指有制度约定,不是要管死;统一评价是指按照一定的标准和政策来评价参与主体,引领这个共同体的方向。我们力求通过“五共”,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共赢,实现“五各”,即各在其位、各尽其责、各展所长、各具特色、各得其所。

按照这个理念,我们正在推进办学共同体往纵深发展,按照现代大学治理的架构理念和模式,着手筹备建立理事会和校务委员会。在整个内部管理方面实现或者探索形成两级统筹的基本制度,总部统筹全国,分部统筹区域,按照统一的政策标准来推进各种事情。各分部按照总部的方针、政策、标准、流程去推进,我们都是国家开放大学的一部分,我们招了350万学生,招完了以后管不管?我们还要声誉、品牌和未来吗?今天我的报告的标题为什么是《共同的责任》,就是因为团队的组建很重要,我们是共同体。

接下来就是我们这个共同体的办学管理重心要逐步下移,这里面的问题很复杂,需要不断探索,核心就是要提高管理的效率和办学的质量水平。在专业建设方面把国家开放大学作为一个大平台,各分部、各学校都有能力错位发展建设专业。另外,所有的资源都应该做一个整体考量,实现共建共享,包括资源和教师,网络教学团队就有这个意思。

办学共同体的问题,实际上是想给大家说,我们大家在联手打造一个新型的办学共同体,我们在探索,在尽力提升它的声誉品牌,在拓展未来空间,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未来我们这个共同体成功与否的核心在于科学、合理处理好各相关方的权利、责任、义务关系,充分体现有权、负责、尽义务。所以一要赋权,二要负责,三要尽义务。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要有声誉有品牌,核心是质量。中央现在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都面临这个问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全局性问题,从根本上讲是供求关系问题,但不完全是供大于求或供不应求问题,而是资源配置、供给方式、供给内容、供给质量问题。作为远程开放教育供给侧的国家开放大学,我们也面临诸多的“结构性改革”问题,既涉及教育层面的改革问题,更多、更深、更难的是教学层面的改革问题。如专业设置及其调整、教学内容、课程体系、基本教材、教学方式、考试方式改革等。

去年的教学工作会议上,我讲“何以安身立命”,非常详细地讲过我们当下的教学状况。现在,我觉得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但是最核心的问题是教学内容,是课程,是专业,是教材和一些方式,包括考试方式,管理方式。这些每年教学检查,反映问题、听汇报、搞调研,都会谈到。内容的问题就有好几项,多年不更新、教材太厚等。开设专业的问题是对需求的满足不够,教育规律的遵循不足,成本的考量不细。这些问题都牵涉到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今年四大重点任务,最难的就是教学改革。

如果我们要深化教学改革,提升质量,提升社会和学生的满意度,关键点要把逻辑起点搞清楚。首先,国家开放大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逻辑起点和归宿就是学生,包括学生实际、学习需求、学习方式和学习质量。我认为,我们对学生的结构,学生的实际情况基本上认识、了解、把握不够,调查学生现状和需求,研究怎么培养他们,怎么学生需要的知识通过教学研究,进行学科梳理,把研究型的知识,把普高的学理性的、学术性的、体系性的知识,通过研究组成模块,组成符合开放大学学生需要的内容体系,把这些内容组成课程,把这些课程组成体系。目前,我们做的还不够,下一步我们应该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和实际情况来做我们的机构流程再造。

其次,国家开放大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问题是课程、内容和方式。对我们的学生,能够把他应该学的学好,掌握好,在现实生活和工作中用得上,幸福指数有所提升,我认为就很好。

最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保证是质量标准和人才培养模式。每个大学都有人才培养模式,那么国家开放大学的人才培养模式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没有办法回避,这个模式必须跟我们的标准紧紧联系在一块,按照标准改课程、专业,按照我们的方案来建模式,按照模式来保证和提升质量,这就是供给侧改革。

“六网融通模式”

“六网融通模式”实际上是我们在探索教育与技术深度融合问题的一个成果和结晶。所谓“六网”是指基于网络学习的六个要素,即网络学习空间、网络核心课程、网络教师团队、网络学习支持、网络学习测评和网络教学管理。这六个要素相互依存,相互支撑,互相融合组成的一种模式,我们称为“六网融通模式”,它不只是学习模式或教学模式,也是人才培养模式。

“六网”里面最基础的是学习空间,“六网”如果没有空间,就没有办法推进,现在我们为300多万学生开通了空间,其中活跃的学生一百多万,而且活跃度越来越高,这对推进网络教学很重要。如果没有空间,我们生师之间,生生之间,包括内容推送,包括学术性的和非学术性的各种知识活动没有办法进行,所以空间就像普通大学物理形态的大学图书馆、寝室、教室,甚至比这些更丰富。当然,如果没有课程,每个学生在空间里面都学不到课程,拿到的都是资源,那我们还是大学吗?所以我们这几年致力于推进网络核心课程。

支撑“六网”,保障“六网融通”成功的关键是教师,没有教师,没有远程的支持服务,没有学术和非学术的服务也不是大学。互联网大学一定是要有学习行为发生,有学习过程的支持服务。

“六网融通”最核心的目标,或者说“六网融通”的追求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就是要把过去我们360万学生的“放养”状态改变成“圈养”状态,关注过程、关注服务,不断提升人才培养质量。通过互联网来分区、分班,有专人在管理,有专人在了解和关注。通过网上每个人的学习行为,我们知道他的学习过程,知道哪一个时段学生学习的最多,哪一个章节里面学生反复提问,哪一个问题有老师在回应等等,都很清楚,这就是一种“圈养”。

所以说“六网融通模式”的价值取向在于促进学习者学习行为的发生,落实学习过程的支持服务和管理,体现“互联网+大学”的本质特征。它是国家开放大学存在与价值的证明,以及区别其他大学的重要标志,是国家开放大学的品牌、声誉和未来。

“网络教师团队”

组建“网络教师团队”是探索、构建“六网融通模式”重中之重的工作,也是衡量探索成功与否,以及切实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尺度。没有“网络教师团队”就不可能提升人才培养质量,也没法回应国内社会各方和国外同行的质疑。“网络教师团队”的建设要总部、分部统筹负责,以体系为单位,以专业为基础,以课程为核心组建“网络教师团队”,形成序列。组建“网络教师团队”,不仅重质,也要重量,没有量也就没有质。“网络教师团队”的建设要叠加推进,稳中求进,大胆推进,进一步退半步也是进步,不能原地踏步。

这是一个探索的过程,所以今天开这个会,我特别兴奋,因为这是一个极好的开端,从历史的角度说,它是个历史的开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所以希望这个会议开得成功。下一步,要探索建立国家开放大学教师资格证书制度,将来做培训,形成国家开放大学的品牌,让国家开放大学有口碑、有声誉、有未来。我就讲到这儿,谢谢。(根据杨志坚校长在323国家开放大学网络教学团队建设试点工作会上的讲话录音整理,由国家开放大学校长办公室供稿)